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汽车

修罗斩神 【078】乱

发布时间:2020-02-15 21:09:57

修罗斩神 【078】乱

罗觉闻言,精神立时为之振奋。但他的面上,仍然带着犹疑之色。

“将军,可以不脱么。”罗觉带着央求的语气。

话音未落,就连站在一旁的杨九天,都忍不住“噗嗤”一笑。

见杨九天这么淡定的人,都忍俊不禁,笑出了声。

罗森、修肯、和德志他们三人,强作镇定,紧闭双唇,却还是忍不住了。

“噗嗤!”

三个人几乎同时笑出声来,而且还口中喷雾。

恰巧一阵晨风袭来,那口水化作的雾气,尽数飘在了丁琳那张姣好的玉面之上。

丁琳身为丁家军主帅,又是家世极高的大小姐。怎可能容忍他们作为军人,这样的失误。

“这是军令,给你们一分钟,你们给我全部脱光!”

丁琳羞愤地怒喝一声,同时,背转过身去。

“啊?我们也有要脱啊。”

罗森他们终于笑不出来了。

而站在一旁的杨九天,也是收敛了笑意,忍不住提醒道:

“军令如山,这可是你们教过我的。时间不多,你们还是动作快点。”

罗觉闻言,个开始宽衣解带...修肯和德志,也紧接着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一个执行的,便是罗森。

罗森一脸不服,嘴里一直在嘀咕着什么。

“废话少说,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想必你们比我这个做将军的还要清楚。别以为我什么都听不见。”

丁琳背对着他们四人,朝着营舍外招了招手。

便见一个穿着灰色仆人装的年轻仆人,手里捧着四套粗布麻衣,走了进来。

他是征北大将军府的家丁,营舍的守卫,也不敢阻拦。

“报告,脱光了!”

个报告的,是罗觉。

此刻,罗觉身上,已经只剩下一条打底长裤。

丁琳没有转身去看他,但却是大喝一声道:

“这样就算脱完了,给我连内裤一起脱了!”

“啊?”

此言一出,不仅他们四个人怔住了。

就连躲在旁边看热闹的军人们,都给怔住了。

有人躲在暗处议论道:“没想到我们家将军,还好这一口。”

众人嗤笑。

当然,也有一个略有一些头脑的中年军人,轻笑一声道:

“你们懂什么啊,没看到今天连杨九天,都只穿着麻衣么。将军府的家丁拿了四套麻衣过来

,想必又是要给他们安排什么新的任务。脱光衣服,只是不能让人看出他们是吃军粮的人。”

此言一出,众人皆感信服。

然而事实上,也如同那个中年军人所言一般。

在罗觉他们四人脱得精光,连内裤都不剩的时候。

丁琳仍然背对着他们,命令道:“把这些衣服都给我穿上!”

“是!”

罗觉又是个上去。

然而,他没注意到一点,就是他自己是赤的。

他从丁琳的面前走过,从那个家丁手里,拿走一套麻衣,便转过身来,准备回到原来的位置。

这一幕,惊得所有人又是一阵窃笑。

丁琳身为一个十九岁的妙龄少女,还从未真的见识过男人赤的身体。

而罗觉,就是她看到的个赤的男人身体。

“你在做什么!”

丁琳一脸羞愤地怒斥一声。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重重地落在了罗觉充满了男子气概的方形脸上。

罗觉被这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得立刻醒悟。

“啊!”

他惊叫一声,立时用麻衣掩盖关键部位,落荒而逃。

丁琳羞愤地转过身来,想要追打罗觉。

然而尚未举步,又看到了另外三个赤的男人。

“啊呀!”

她惊叫一声,直接埋头到站在一旁强忍笑意的,杨九天的怀里,遮住她那胭脂般绯红的面颊。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一幕又是引起了一阵冗长的非议。

原本杨九天和丁琳的关系,就是军中热议的话题。

此间,他们终于亲眼看到了丁琳,扑倒在杨九天的怀里。

这样一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更加的说不清,道不明了。

“咳咳!”

杨九天故意清了清喉咙,以提示丁琳,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丁琳立刻反应过来,但她面颊绯红,发烫,她实在不想在这种时候,面对任何人,便是带着低沉的声音,命令道:

“抱我离开,就说我生病了。”

“啊?”

杨九天顿时有些无语。

堂堂的征北大将军,何时变得这般可爱了,还装病?

但丁琳是主帅,军令难违,他也只能配合演出了。

便是一把将丁琳横抱起来,演技夸张地大喊道:

“不好了,将军昨夜操劳过度,现在困得过头了,必须马上回府休息!”

这可真是个让人浮想飞飞的藉口。

果然,有思想败坏的家伙,暗暗嗤笑道:

“我看他们分明就是晚上玩得太晚,什么操劳过度,八成是看到他们四个男人的身体以后,又要回府大战三百个回合了吧。”

此言一出,又有人一脸坏笑地附和道:

“就是,这越军都退了,她还要操劳什么。需要操劳的,就是这个刚刚上手的小白脸。”

......

“真是什么人的眼里,看到的就是什么事。”

杨九天和丁琳同时在心中这样骂道。

但刚刚走出远征军营舍,丁琳就在杨九天的怀里,用力掐了一下杨九天的肚皮,眯着一直眼睛,看着一脸夸张的杨九天,轻声提醒道:

“别忘了此行的目的,让他们穿好衣服,立刻给我滚到南城门!”

“额...”

杨九天闻言,立时收敛了夸张的表情。

但刚刚转过头来,便见青峰一本正经地向他们四个吩咐道:

“穿好衣服以后,跟我一起去南城门。”

“是!”

他们四个人一脸茫然。

杨九天倒是可以省心,只管抱着丁琳,向南城门飞快地赶去。

途中,丁琳几次想要开口,要杨九天放她下来。

但不知为何,她眯眼看着,变得一脸的杨九天,突然间,有些难以开口。

她似乎已经开始享受这个男人怀抱的温度。

看着杨九天的样子,她那发烫、绯红的面颊,非但没有恢复正常,连目光都多出了几分,她从未有过的柔情之色。

而一路上,亲眼看到杨九天,抱着丁琳离开的那些军人们,难免又是一阵哗论。

然而他们都不再去在乎别人,对他们有着怎样的议论。

杨九天心道:这是军令,随便别人怎么想。自己问心无愧便是。

然而低头看到变得温顺乖巧,面带羞涩的丁琳,杨九天的心跳,立时变得剧烈起来。

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乱了,也可以听到,丁琳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也乱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