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汽车

原界魔方 第七十章 又有谁在骂本皇【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发布时间:2019-10-12 08:22:03

原界魔方 第七十章 又有谁在骂本皇【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一声清脆响起,玉瓶碎了。

化形水顺着矮石粗糙的表面顺流而下。

随之而来的还有米可的心碎声和十四歇斯底里的嘶吼声。

两位大师见此也是摇了摇头,苦哀着:“罪过啊,罪过,看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苦尤看着也跟着摇了摇头,他身为没有前世记忆的灵魂依然无法理解,然后拿出了竹简把刚刚都是命中注定这句话给摘录了下来!

米可不管了,这心情他能理解,看着那两个魂兵被打倒在地,他也不忍直视,直接闭上了眼睛!

发狂的十四按着那两个家伙的后脑,往那矮石上使劲的敲砸,口里还在不停的宣泄:“玉瓶碎了,我的希望也碎了,既然如此,你们的脑袋也跟着一起碎吧!”

十五和十六的脸就这样在那粗糙的石面上被撞来撞去,残留的化形泉水带着一丝丝甘甜流进了他们的口中。

舌尖微微颤动,顺着那蜜汁的柔滑忍不住吞进了体内,无关紧要了,他们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个守卫的使命,破坏了歹人的阴谋,就是纵死也不留遗憾了。

毒药也能这般香甜,死亡就不那么可怕了,在感觉自己脑袋快要被撞裂的一瞬间,他们隐约听到了什么,随后就一切都不知道了!

“是人族啊,人族...”

苦尤心理素质比较好,在记下了大师的至理名言后便一直观看铁头碎大石的表演,对他来说死几个灵魂就跟死几只蚂蚁一样微不足道。

因为在他的竹简中有着这样一句话:“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起初他不懂,不过得到大师的注解后才明白,这是说生命在世,要把一切看开了,也就没有苦恼了。

所以看着两个魂兵即将被虐杀反而觉得那是一种解脱,一种升华,他期望有一天自己也能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可是画面一改,苦尤依稀看到矮石前那两个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就突然变了个模样,虽然没见过人族的脸长什么样子,不过他听米可形容过,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只不过对方脸都变形了,他也不敢太过肯定,毕竟身边都是人族的生魂,所以急忙叫道:“是人族啊,人族,你们一个种族的!”

当事人之一的十四还陷在愤怒中无法自拔,压根就没在意苦尤在说什么,正准备一下将手中的两个脑袋砸碎时,突然感受双手一滞,被米可给拦住了。

他神情片刻恍惚后,将手中还掐着的半死不活的两个魂兵拎到眼前一看,顿时如遭九雷轰顶,头皮发麻,双腿瘫软...

“噗通”一下,应声跪下!

“十五,十六,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我滴妈呀,是谁把你们弄成这样的啊…呜哇…”

他一时还没能接受这个事实,脑子里一片混乱,惊喜来的太突然,十四接受不了也承受不住,往事随风,所有情谊都在脑中回荡,一切如梦,哪怕哭死也再不想醒来……

除了他,感意外的当属米可了,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这才如释重负的笑出了声,慢慢的,笑声变成了哽咽,他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便又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然后咧着嘴与地上的三人一起抱头痛哭!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一下,就连两位大师也是完全懵逼了。

“缘分啊,缘分,看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啊!”

“大师,刚刚您说的是罪过,现在为何又说是缘分,此话该如何理解!”

“滚!”

苦尤勤学好问,不过问的不是时候,他没亲人,也没记忆,哪里能理解这些人此时的心情,竹简还没拿出来就被和尚和道士一人一巴掌给扇到了远处那个小土堆上!

随着“哎哟”一下,一道愤懑的叫骂声从地底传来:“哪里来的杂碎,真他妈重,差点把老子大便给压了出来,混帐东西...”

这突兀的声音凭空响起,所有人都是停下了动作,哭的不哭,叹的不叹,唯有苦尤说了一句:“好软啊…卧槽…有鬼!”

土堆翻开,他从里面惊慌失措的跳了出来,立刻站到了两位大师的身边!

还不待米可将神识探出,只见一具臃肿肥胖的魂体从地下爬了出来,嘴里还不停的叨念:“扰我美梦,拿命来偿!”

药魂山,邪王路西法的成名之地,当年叛逃以后,为了防止邪气扩散,这里便被前任魂王一举摧毁,成了魂界名副其实的死亡禁地,山顶的残壁叫断魂崖,下面的谷底叫葬魂深渊!

而此刻,一个陌生的灵魂从地底出现,说不定就是已经化为邪灵的存在,突然之间,米可他们几人紧紧靠在一起,如临大敌!

肥胖魂体一看自己睡觉的安乐窝被砸成了平地顿时火冒三丈,正要发动攻击时,却一下子看到了地上趴着两个穿着盔甲魂族盔甲士兵。

虽然看不见脸,不过从赢弱的气息上看,似乎刚刚吃了不少苦。

他眼珠子一转,思索了片刻,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

这眼前五个人一定是犯了什么事,所以才躲进这禁地之中,而临渊镇正好有两个不懂事的小魂兵一路追了进来,对方心狠手辣想要斩草除根,所以将他们两给残忍的折磨了一番,或许这五个家伙是偷了什么宝贝,然后分赃不均,大打出手,才一不小心撞塌了自己的安乐窝。

“嗯,一定是这么回事!”

肥胖魂体不过一秒钟就将事情经过给分析了透彻,不过这么看来,对方不仅人多势众,而且又是亡命之徒,恐怕自己遭见了人家分赃的现场,也会被杀人灭口。

他又用了不过一秒钟就算计出了坏的结局,一下子又忧心匆匆了起来!

不行,想个办法把他们吓走!

“尔等魂族的余孽,你们竟敢来到此地,扰我清休,该当何罪?”阴邪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说出。

“你是谁?”

“桀桀桀...我是邪灵族的强者,邪王大人的追随者,你们将我从沉睡中唤醒,那就是死路一条…”

肥胖灵魂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瞪着苦尤,刚刚就是这货踩自己身上的!

不仅重还留下了几只脚印,他恨得翻嘴磨牙,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见对方看向自己,苦尤忍不住退了一步,小声问道:“怎么办,咱们遇到邪灵族的强者了,虽然境界与我们差不多,但是听他样子好像很霸道的样子!”

在场的每个人都没见过邪灵到底长什么样,不过心里却都担心那传说可以感染灵魂变异或者死亡的邪气,只是目前看来,面前这位还没有施展任何手段。

“大家随时准备好防御,若真有邪气出现时间退走!”米可吩咐着,在没弄清楚利害关系的前提下,他不愿冒险,何况身后还有刚刚才找到的两位兄弟!

肥胖灵魂见对面五个人被自己唬的都不敢回话了,心里暗笑不已,趁热打铁说道:“要怪就怪你们来错了地方,受死吧!”他说完立刻结印,准备出手。

就在这时十四拦在身前说道:“我们无意打扰,就此离开,不然拼个你死我活也没什么意义,毕竟这里是魂族的地盘,你看如何?”

他不愿冒这个险,好不容易才找到十五和十六,万一真让他们沾染了什么邪气,那这一切努力都功亏一篑!

肥胖灵魂一听,知道有戏了,就等你们这句话,他按耐住喜滋滋的心情低沉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既然打扰到了我,那就要赎罪,如果不想死就将身上的宝贝都交出来,不然我让你们一个个都生不如死!”

众人一听,错愕不已,听闻邪灵族的残忍之处就在于见了敌人就会吞食对方的灵魂来壮大自己,没想到还有这么贪财的!

米可匪夷,总觉得对面这家伙的举动有些不正常,虽然想不出什么缘由,但始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呢?

突然,一个猥琐的样子从他脑中一闪而过。

“对,跟那个家伙的行事作风真像,都是胖子,而且都贪财,问题是自己这一群人身上也没什么宝贝啊!”

米可除了有两块不可能交出去的魔方碎片以外,口袋比脸还干净,对于这种赤裸裸敲竹杠的行为他是一百个反感。

“大不了拼了,都是界士境,这邪灵族本就是敌对种族,没必要低声下气!”

米可做好了决定对十四传音,要他战斗一开始便立刻带十五和十六离开。

随即他在心里又把那个猥琐胖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他生气是因为自己在这里拼命

,而那个家伙却在精灵界享受天伦之乐,同人不同命,实在不公平!

越想越不是滋味,米可忍不住迅速结印,回骂道:“你个异族的败类,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哥几个今天就和你拼了...”

肥胖灵魂见对方突然出招,大感意外,他没料到对方居然这么穷,没宝贝就没宝贝,说一声不就完了,干嘛非要撕破脸呢?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对面的术法应声而来,不容他后悔,就在准备还手抵挡之时,只觉一阵阴风从鼻下掠过,痒痒的…

“阿嚏…”

“阿...嚏…”

“阿.......嚏......”

一个绚丽多彩的光球从半空飞过,直接轰在了那个还在打喷嚏的肥胖灵魂身上。

米可面对异族绝不手下留情,出手就是杀招,银河之威,冲刷一切。

只见一个硕大的身躯倒飞而出,再次砸到了那个小土堆上,强势无匹的劲力不减,巨大震动下,众人眼中的平坦地面之下,居然出现了一条幽暗的地道。

地道深处那里有一道无奈的声音自言自语着:“狗日的,又有谁在骂本皇,真他娘的见了鬼了……”

北京看癫痫病哪些医院好
湖南看妇科哪个医院好些
黑龙江前列腺炎医院哪家好
江苏女性不孕不育的治疗医院比较好
天津检查妇科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