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军事

苍穹丹 第258章:后退

发布时间:2020-01-07 08:57:40

苍穹丹 第258章:后退

坦然面对,可以留恋的东西,如五雷轰dǐng,使得本来浑浑噩噩的沧海啸愣立当场。

一切都静止了下来,何明现在不想着去啥人,老者心里特使一片空明,心无旁骛。

风轻了,云散了,沧海啸同样陷入了其妙的状态,同时带动了何明三人,使得他们出现了那种説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不过沧海啸心里却出现了迷惑。

自己从何而来?为何而活?可有留恋?为何心痛?难道一直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下去?活着的动力又是什么?

这些问题,因为那两位老者的坦然面对,从沧海啸心里不断浮现。

现在的沧海啸,像是处在一个岔路口,不知如何是好。

该如何是好呢?自己改怎么办?内心不断盘问自己。

“我从何而来?为何失忆?为何而活?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迷茫中,沧海啸不停的询问者自己同样的问题,欲要从不断的询问当中,找到答dǐngdiǎn案。

灵光一闪,在内心深处不断浮现着沈元音的面容,他感觉那是他所留恋的。

只要有个好的开始,那么接下来就慢慢的一片光明,他找到了自己的路。

想到陈亮,想到他所説的,还有许多人的生活还不弱他,甚至连温饱和生命都时刻受到威胁,沧海啸找到了以后的目标。

为那些人找到一个真正的,安稳的,没有威胁的生活环境,这就是他活下去的动力,也是他要努力的方向。

为谁而活?在心里也得到了自己的看法。

“一个人,不一定要为自己而活,只要有目标,朝着目标奋斗,他的一生同样充实,所以我不会为了自己而活,腰围天下苍生而活。”

找到了活下去的目标,找到了为何而活,但还有他苦恼的问题。

欲解救世人,要从何做起?怎样去做?凭自己现在的情况,别説是做这些了,连自己的性命都可能随时不保!

因为沧海啸带起来的想和环境,同样不断随着他的心境而变化。

在他想自己的报复时,何明三人随着他的想法进入空明状态,并且想着同样的事情。

只是他们有着自己的坚守,自己的留恋,自己的不舍,所以并没有如沧海啸一般,想到了天下,想到了济世救人。

沧海啸的再次迷茫,停止下来的风,又起,云,重聚,但始终显示出一片祥和的氛围,安抚着不平静的心情。

强大!

突然之间,沧海啸想到了两个字,就是强大,自己接触到的人,告诉他同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自己有强大的实力,就会拥有一切,就能无所不能,办自己想办的任何事情。

只要强大了,济世救人,对于他来説就简单了。

可是随之而来的,还是迷惑,要如何才能变强大呢?自己练修炼这条路都还没摸清楚呢!

因为沧海啸明悟,只要强大之后,就能办自己想干的一切,何明三人从空明的状态中惊醒。

同时又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的意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虽然没有及时体现出来,但在以后的路上,会慢慢浮现出这样的好处。

只是与何明有些不同,那两位老者意境抱着必死之心,所以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不过却对沧海啸现在的状态感到惊奇。

以自己的心境,带动天地间风云的变化,这不是顿悟,但却比顿悟更神秘。

就是这种风云齐动的场景,他们能感觉到自己得到的好处,只是对此没放在心上罢了。

也没想着逃跑,他们清楚,在何明手中,他们没有逃走的能力,看似简单的青年,修为高他们太多了。

至于杀了这两个始作俑者,他们没胆量,怕万一没成功,引起他们更大的反感,弄个生不如死,那就太不值了。

主要的是他们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挟持杜玲儿她们,只是为了回去能更好的较差,得到些好处。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简单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所以他们看着冥想着的沧海啸,还有刚刚回过神的何明,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以对。

看的何明都是感慨万分,本来要杀他们的心,随之动摇。

不过也知道,现在沧海啸才是重要的,就把两位老者的事情放到一边,仔细观察沧海啸的情形去了。

现在的沧海啸正在不停的冥想,想自己如何才能变强,只有那样,自己才能有资本,有资格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种强大,虽然他没见到过,但也知道,不是自己所见过的那些能踏空而行的强大,不是区区在寒山城,栖凤楼,甚至冷月国,称霸的强大。

在这些地方称霸,虽然同样能济世救人,但与自己欲救天下的目标,相差太远,所以他想的更高,更大。

至少要达到他听到的,强大的冷月商会内,都没有那样强大的高手,这有达到这种程度,才能更好的视线自己的目标。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他知道,这目标很大,但也要一步步的来,否则别説济世救人,连自己也救不了。

也就是説,自己以后要加倍努力,只有这样,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

还有,以后自己的主见,不能像现在这样,随遇而安。

一切想通之后,沧海啸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不要紧,风云随之变色,连何明都站立不稳,两位老者更不用説了。

“嗷!”

狠狠的发泄一通后,沧海啸逐渐平静下来,淡然的看着何明三人,没有丝毫的意外。

可在三人眼中,沧海啸明显有了变化,可具体什么变化,他们説不清楚。

但可以肯定的一diǎn就是,沧海啸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同时散发出一种沧桑之感,仿佛看透生死一般。

随着沧海啸发泄之后,风变的轻盈了,云也变得淡了,一切动荡的源头,都平静下来。

何明先开口问道:“你怎么了?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淡然一笑,那笑容看在眼中,如和煦的春风,又如久逢甘露,使人心旷神怡。

再看看天空散去的云,闭眼感受徐徐的清风,才缓缓道:“风轻云散,生死看淡,一切依然,我亦不变!”

听者神神秘秘的话,看着平静的沧海啸,何明突然感觉,眼前的人,和以前大有不同。

不等他们再有交流,就听到哈哈大笑的声音传来。

“哈哈哈!好一个风轻云散,生死看淡,看来我这将死之人的眼光依旧毒辣!”

话语刚听,就听到另外一个声音讥讽道:“该死不死,还真是老不死,不过这可是我先看重的,怎么你一人把功劳独揽了去?”

元气波动,几人面前出现了两道苍老的身影,一高一矮,高的瘦骨嶙峋,矮的胖乎乎的,并且还断了一臂。

人未完全显现的时候,就看到何明对着那里恭敬的行礼。

“弟子拜见师尊!”

何明这行为,直接让沧海啸愣住了,仔细打量着一高一矮,想了一会,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就是两位突然现身的老者中,有人要见自己?那高瘦之人,也就是何明所谓的师傅?

想到何明帮助了自己不少,所以也对那高瘦的老者行礼。

无论想通与否,沧海啸都遵循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何况何明不但帮自己解围,还因为他,自己突然想通了这么多。

然而这一切源头,都要归结到那老者身上,因此,他才恭敬行礼。

“见过前辈!”

那两位城主府的老者更是震惊,何明是风雨楼的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风雨楼之人,他都叫师尊了,那其修为肯定通天。

强者,无论到哪里,都是受人尊崇的对象,两人同样赶紧行礼,行礼时,比沧海啸与何明更加恭敬。

何明行礼后却奇怪的看着另一人,显然是次见到他。

高瘦老者指着那断臂的矮子介绍道:“他算是你师叔!快过来见过。”

“见过师叔!”

虽然怀疑,但对于师傅的话,何明还是信任的。

断臂之人却气呼呼道:“要不是看在我今天高兴,我告诉你,咱们没玩!明明应该叫师伯的!”

何明无奈的摇摇头,不管怎么样,他师傅都是不会吃亏的,想来一定是师伯,不过师傅的虚荣心,能满足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而且看势必哦的样子,并没有生气。

倒是把主人公给扔到了一边,但何明也不敢多嘴,否则老家伙恼怒起来,自己可没好果子吃。

断臂老者转头后,没有时间看沧海啸,虽然他们现身的目的,就是为了沧海啸。

仔细观察这跪在地上的两位老者,断臂之人目光深邃,慢慢的沧桑起来,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睛湿润道:“你们两人倒是好机缘!一朝窥生死,十年免苦修,没想到在我将死之时还能见到!”

两位老者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当被盯着看的时候,紧张的汗水不断的流。

説完后就不再搭理他们,对着沧海啸説道:“你去和他们打一架,之后咱们好办正事。”

语气不容反抗,弄得当事人都是一愣一愣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看沧海啸迷惑的样子,高手老者解释道:“他们有过必死之心,可以説是看破了生死,而你有过杀他们的心思,因此,虽然现在他们不想着死了,你也不想着杀了,但如果不分出胜负,将来在你们心里都会留下阴影,所以才必须打一场。”

沧海啸四栋非懂的diǎndiǎn头,就朝着那两个老者走去,准备打上一场,因为在他心里同样这样想,不打,他不甘心。

打过之后,他也好办自己的事情。

想着济世救人,那他就要开始,从无到有,而眼前这两个自己曾想着要杀的人,正是嘴还的开始。

轰!

沧海啸在与两位老者的碰撞中,身体撞向了一座山峰,那被撞的山峰上,直接出现了一个半米多深的人形山洞。

好大一会,沧海啸才从那山洞里走出来。

再一步步的向着他的对手走去。

面对毫无章法的对手,两位老者甚是无奈,根本不知道怎么打,只好一味的反击,只要沧海啸不去打他们,他们从来不会主动出手。

因为他们出手后,防御力大减,沧海啸不用其他,只用他那拳头,万一被打中一拳,他们就会受伤。

开始被打几次之后,他们就长记性了,不去与沧海啸直接碰撞,否则吃亏的会是他们,这还是简历在他们拥有着灵器守护,否则伤势会更重。

发现这个问题之后,他们就不再主动与沧海啸碰撞,只用元气反击。

如此一来,反倒是沧海啸吃亏不xiǎo,毕竟他依靠的知识肉体的强横。

不过那种强横强度,任谁都是心惊胆战。

堪比五行境的肉身,如果不是他修为不高,那莱两个老者吃亏会更大。

看着如活靶子般的沧海啸,何明无奈叹息,又有着惋惜。

“这样强横的肉身,却不知道如何去使用挖掘,真是可惜了,如果我拥有这样的肉身,那该多好!”

“如果我告诉你,你拥有了这样的肉身,你一生就将止步于五行境,那你还想拥有吗?”

尴尬的笑了笑,何明不再言语,显然是不想那样,同时也有diǎn惧怕他这个突然出现的师叔。

高瘦老者同样惋惜道:“我眼见到他时,只是感觉他不凡,于是多看了一眼,看不透就用神念去探查,只是没想到,我的神念竟然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为了赶时间,所以让明儿去接应他。”

“我都听几遍了,不就是为了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吗!至于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做了那件事之后,就会回归天地,不会与你争抢这个功劳的!”

(本来説今天多修改几张的,可是突然感觉没思路了,所以就先到这里,明天,迟后天,一定会修改完毕的,到时候再xiǎo爆发一次,来回报大家的支持,还望大家能够理解,见谅。)

兴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威海市立二院预约挂号
东莞癫痫病治疗费用
江西治牛皮癣的专家
玉林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