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军事

红色尖兵东欧反导危机与第二次世界冷战

发布时间:2019-07-03 02:09:55

红色尖兵:“东欧反导危机”与第二次世界冷战

> 美俄两国间激烈的政治斗争在苏联解体后的一段时间内曾经销声匿迹。伴随着俄罗斯整体国力的回升,这种激烈的政治斗争似乎正在重复过去的历史。不错,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因为内忧外困不得不在国际利益沙盘上选择暂时的避让,不选择这种避让就是选择自杀,叶利钦已无法找出第三种方式。

普京在危难时刻扮演了一次俄罗斯民族的英雄,他的出现不仅将俄罗斯帝国从衰败没落的轨道上纠正过来,而且现在这个帝国已利用珍贵的时间与资源从废墟上爬了起来。重新爬起来的俄罗斯帝国没有道理不想恢复过去的空前的国力。有希望就要要行动,没有行动的希望永远只存在于人的大脑之中。至此,俄罗斯人遇到了一个相当大的课题,这个课题曾经困扰过几代苏联人。那就是在当今的世界,利益的真空已相对狭窄,现在的世界不是二战后的世界也不是冷战后的世界,是一个在十多年时间中不断被某一条利益流逐渐填满的的世界。而这条利益流背后印刻的恰是他的老对手美国的印章。

可以这么说,美俄之间的利益碰撞已经从过去的量变逐渐向质变发生演变。或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斯拉夫的76天的野蛮空袭,在俄罗斯人眼中是这质变的刻,要知道当时俄罗斯的领导人还是以亲美、亲西方着称的叶利钦,面对北约向俄罗斯传统利益区之一东南欧的鲸吞,叶利钦曾毫不犹豫的将76空降师部分空降南斯拉夫首都,作为捍卫传统利益强硬的宣言。

七年弹指一过,我们再也没有在东南欧发现任何一点往日俄罗斯帝国的影子,不仅叶利钦的76空降师过早打道回府,南斯拉夫联盟分裂到了的程度,而且东南欧的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已顺利加入北约,塞尔维亚、黑山、阿尔巴尼亚等国相继表示希望加入北约。当年成为世界次世界大战导火线的东南亚问题,今日已使俄罗斯退到了它的利益边缘。1999年的强硬恐怕只是这头北极熊口惠到、实不至的悲情演绎吧。

俄罗斯对于美国和北约的退让可谓是有限的,选择在东南欧问题上进行退让不仅是因为昔日长远的地中海战略已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是因为自身国力早已不允许他四面出击。

既然无法四面出击,无法四面出击不意味无法单向出击。雄厚的战略核力量,曾几何时是苏联军事上为尖锐的一把剑。这把尖锐的剑甚至在俄罗斯国力极其孱弱时候都可以支撑起他大国的颜面。一向傲慢的美国人不得不因为这把剑从本土开始构筑自己的NND系统,从欧洲和亚洲盟国开始构筑自己的TMD系统。可以说从日本到欧洲构筑起的反导络,它可以成型的主要因素便是俄罗斯。毕竟从2001年开始美国单方面退出1972年的《反弹道导弹条约》,那时候中国的战略核力量还相当弱小。有的美国评论家和智囊机构甚至将中国可以打到美国本土的战略导弹死死的钉在20枚。如果是这样,在当时的环境中,这把反导之伞,不主要为俄罗斯订制的还是为了谁?或美国不希望过度刺激俄罗斯,将日本定为他个TMD基地。今日则不同,俄罗斯这几年国力的回升告诉美国,他需要重新审视这个曾经几乎将自己带入毁灭的国家。白杨机动型的部署、北风之神的粉末登场和海盗旗的订购,三位一体的核打击如过去那样成为美国人眼中恐怖的梦魇。

伴随着以往这种心态,美国人在北美构筑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又在亚洲构筑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现在再在东欧洲的波兰和捷克部署反导系统,未来或许还会在外高加索部署反导系统。从白杨到圆锥、从台风到北风之神,俄罗斯则一级一级、一次一次不厌其烦地更新其核打击力量。似乎一切让我们看到了,自1945年美国原子弹在广岛和长崎升起的蘑菇云,苏联在1949年试爆了自己颗原子弹,1953年苏联抢在美国之前试爆了氢弹。上五六十年代美国在核力量方面的占了优势,至七八十年代苏联在核力量方面占了优势,七十年代之后由于美苏两次削减核武器,美国又在技术领域获得了优势,等等这一系列历史场景的重复。所谓你近我一尺,我还你一丈。这种恶性循环成为了冷战期间的不稳定因素。

美俄两国人今日在东欧对反导系统的或与冷战期间的核对峙无法相比,但只要与“核”沾上联系的,总不得不让人往一些坏的地方想。更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此次是在俄罗斯邻国部署反导系统,对于俄罗斯这明显就是一种信号,是一种新遏制战略的信号。以往杜勒斯的遏制战略是以地理上以军事手段的封锁将苏联控制在这么铁板的一块地;其后里根的超越遏制战略则是抛弃了地理和军事的因素,从经济和思想上展开的手段。现今美国的遏制不可能像杜勒斯那样遏制俄罗斯,也不必要这样遏制。美国对俄罗斯的遏制重要是仅仅是从一个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技术领域上的遏制,那就是核遏制。美国知道,自己没有从地理和军事角度遏制俄罗斯的必要,因为不同于冷战,现在的他更多的是进攻,不是防御。俄罗斯国力再恢复,也无法在相对时间形成与美国国力对峙的局面,美国不必要为了俄罗斯的国力进行一场常规式的遏制。美国需要的只是遏制俄罗斯核力量的发展,这个世界上核武库可以与他分庭抗礼的只有俄罗斯。只要遏制了俄罗斯在核力量方面的发展,就是遏制住俄罗斯锋利的一把剑。如果可以顺利遏制,届时不仅是一种物质上的打击,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毁。

面对物质上的打击与精神上的摧毁,普京不能退让。这就形成了近来美俄在此问题上龃龉不断的原因。

有很多人认为美俄之间近年来在伊拉克战争、伊朗问题、乌克兰问题和反导问题等领域和层面的斗争是一种新世界冷战来到的迹象。

美俄是当今世界的两大国,不再是两大极。从整体国力来看,一个是从冷战死人堆里爬出的,一个是冷战死后重生的。这两对实力流,一个是强而旧的,一个是新而弱的,当然这是相对看来的结果。以当前的发展看,美国的国力正从一个波峰向一个波谷位移,俄罗斯的国力则恰恰相反。若按照这种趋势,美俄两国势必会在某一个时间点或段形成相对对等的国力。次冷战为什么是爆发在美苏身上的,不是爆发在美中身上的?一个因素是因为美苏有着相对对等的国力。有了足够的实力别人才会你是他的对手,否则至多只是一个敌人。从次冷战国力的发展规律来看,美国战后国力一度于世界各国,至五十年代中期其生产总值达到了世界的一半,此后才逐渐回落。苏联的生产总值在整个冷战期间都没有超越过美国,只是在六十年代中后期到七十年代的一段时间内曾比较快速的追赶过美国。次冷战结束之后的美国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的美国,都获得了一个经济上的发展期。克林顿时代的美国便是一个例子。布什时代的美国或就是五十年代中期后经济分额逐步回落的缩影。历史的这个层面似乎在告诉我们,美俄两大国整体国力与经济的发展正走着与过去相仿的那条路。

美苏两国发生冷战的另一个要素本质上是两国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上的区别,在西特勒时代或有这么一个双方之外的主要矛盾存在,美苏两国抛弃彼此意识形态上的偏见走到了一起。法西斯阵营崩溃之后,两大矛盾自然而然的发生了相撞,在谁替代谁的问题上没有谁愿意退让只怕是那么小的一步。东西方阵营在那起初的一段时间内都是以铁板般的一块出现在人们面前。森严的意识形态的对峙代替了曾经盟友的感情。苏联集团在整体国力上的劣势丝毫没有减少美国优势的顾虑。既然一百多万中国的共产党军队可以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可以将八百多万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的军队赶出大陆,那一千二百万苏联红军为什么不可以在世界上再次掀起赤色风暴?在当时的环境中苏联拥有常规力量达到解放世界的目的,今天的俄罗斯眼前不仅没有拥有称霸世界的实力,甚至连这么个目的也不会存在于既定文件与会议之中。这就造成了一对过去不一样的矛盾,过去是苏联红军要带东方阵营解放世界,美国要以西方阵营为班底称霸世界。两对带有相对实力与既有目的的实力流在多个面上不断发生了撞击,形成一个难以消弭的主要矛盾。现在而言,这种矛盾至多存在于俄罗斯与在特定空间与空间之中的相对矛盾,不是一对国与国之间的主要矛盾。即使要论主要矛盾,也是以美国为首的个别国家与世界另外部分国家之间的矛盾。美俄矛盾只是形成主要矛盾的其中的一对矛盾,这对矛盾没有大幅度的超越其它矛盾成为一对主要矛盾。

第二次冷战有可能的爆发不会主要是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斗争。而是一个国家与多个国家或国家组织之间的矛盾。过去苏联集团之中除了中国拥有一定潜力发展成苏联那样强大的国力,其它国家,如东欧七国、朝鲜和越南都远没有这种资本。今天,我们站在历史的这个关口,看到的仅仅是美俄相对的矛盾在某个层面和领域发生的碰撞,不是美国与俄罗斯、中国等国家除了进行热战的总体对峙,本身冷战的含义也是这样。换句来说,美俄之间即使爆发冷战,也不能说明世界性冷战的到来,至多只是场有全球深刻影响的双边冷战罢了,毕竟当今的世界实力流的重组越发显得多样化。

对于一个刚刚从废墟之中爬起来的俄罗斯,美国已显示出霸主的不安;对于未来一个站起来的俄罗斯与决心反抗的世界,美国的精神必将崩溃!

微店官网网页版
公司网络营销推广方案,这几点很重要
微信 小程序怎么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