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金融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千三百六十四章 琉璃府

发布时间:2020-01-07 07:26:25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千三百六十四章 琉璃府

不止地板,叶飞也为之一震,眼中精光大盛,连忙从窗外飞身而下。

果然,一头狼妖正在野店的马圈前嚎叫,气势逼人,看起来竟然是个灵主七八品的货色。

掌柜的此时也在旁边,正和狼妖对峙。不过他并未主动出击,反而隐隐有些畏惧。

“妈的,我开店十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强大的妖兽袭击,今天真是倒了大霉。”

看得出来,掌柜的修为和这狼妖相差无几。但妖兽凶猛,同境界之下,多半会碾压之。不过叶飞却激动万分,一个跳跃挡到掌柜身前。

“嘿嘿,掌柜的,这只交给我吧,我正好差个晶核用用。”

“你?”掌柜的用神念探了探,感觉他比自己差远了,“你小子快走开,这不是闹着玩的,等下它冲过来,我可护不了你。”

不远处的那只狼妖好似也听懂了,连吼两声,表示赞同。接着它前脚一跺,后脚一蹬,猛然冲了过来。

掌柜的顿时大喝一声,抄起手中的算盘,砸了过去。那算盘在半空中越变越大,四周还围着一个橙色护罩。

“当!”

丈许宽的算盘侧边,正中狼妖前额,发出震响。可惜,那畜生只摇了摇头,便再次冲将过来,气势更加凶猛。

一招不克,掌柜的已经心虚了——刚才那一击,他可是用了全力。无奈之下,欲再次砸出金珠算盘。

这时,叶飞身形一晃,已经冲了上去。

“区区一只灵主境的狼妖而已,还不手到擒来?”

他将九天龙皇诀的“御”字诀聚在掌上,硬生生扛住两只巨大而锋利的狼爪,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将体内刚刚恢复出来的丁点龙元,化作龙炎打入狼妖体内。

虽然自己眼下空虚乏力,但再怎么说,也是龙族血脉,身体的防御可比这掌柜的强。而且,龙元即使只一星半点,拿来对付一只狼妖,却也够了。

掌柜的在后面见此一景,只道是叶飞体质异常强悍,暗暗称奇。他也不作过多的发呆,趁机把算盘控在狼妖头顶,拼命砸下。

不过下一刻,异变骤起。

叶飞原本扛住狼妖巨爪的英勇身姿,突然间一阵抽搐,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那只狼妖也顺势扑下,锋利的巨爪入地三尺,硕大的脑袋在巨型算盘的轰砸之下,像一块巨石般撞向叶飞胸口。

狼妖痛苦地叫唤着,撑起身来,正好看见眼前也痛苦不堪的叶飞,不禁兽眼大开。凶狠的脑袋仰天长啸,血口一张,对着他的脖子咬去。

可是,这动作行到一半,竟然立时僵住。接着,伴随惊恐的乱跳,它的身体由内而外泛起火焰,瞬间烧作灰烬。

种种令人不解的变故来得太快,掌柜的一头雾水。前方躺在地上的叶飞,竟然还在左右翻滚。

“糟了,这小子怕是伤得不轻。”

掌柜的连忙抡起叶飞,捎入店里,仔细检查一番。令他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虽然刚才狼妖的脑袋砸中胸口,但那只是普通外力,肯定也不会砸出什么内伤。

这就奇怪了,难道,他在装疼?不过看样子也不像啊。

此刻已入子时,野店里空荡荡的没个人影,掌柜无奈地看着他翻来覆去。

良久,叶飞的身体平缓下来,剧痛消除。刚一坐起,他就在心里咒骂起来。

刚才身体突然传来的剧痛,正是苍月尊者提到的回春丹的副作用——每逢子时,经脉灼烧难当。没想到疼痛程度如此之重,险些让他命丧当场。

“小兄弟,你,没事吧?对了,刚才你是不是用了什么秘法?那只狼妖竟然自焚身亡了!”掌柜的带着残留的惊讶问道。

叶飞自然避而不答,而是直接伸手:“晶核呢?”

“嗨,敢情你命都不要,就是为了这个啊?早说啊。”

掌柜的抖抖衣袖,兀地一片亮光闪过,成百上千颗晶核赫然堆在地上。

“小兄弟,我看你人还可以,这些晶核是我顺手攒下来的,就送给你吧。”

“这……不太好吧。”叶飞故作矜持。

“无妨,刚才你也算是帮了我一次——”

“既然掌柜的执意相送,晚辈就收下了。”

叶飞心下一喜,打开储物戒,照单全收,立即奔回客房。一进房间,他便把晶核全部倒在地上,盘坐于前,用微弱的灵力炼化起来。

只半盏茶的功夫,半人高的一堆晶核全部化作灵气,渗入周身经脉之中。这次的灵气量,比之前在客房里面辛苦一个时辰所得到的,不知高了多少倍。

功法引动,灵力周游,丹田微震,一小滴金色液态龙元终于浮现出来。叶飞连忙提起龙元,依九天龙皇诀之法,修复肉身隐伤。

片刻之后,叶飞睁开眼睛,长吁一口气。此时他脸上增添不少容光,整个人的面貌已经稍有恢复,不似之前那副病怏萎靡之态。

体内既然已经重新凝聚出龙元,他也不耽搁,照着《回春功法》上记载的口诀,运功回灵。一宿过后,体内的龙元竟然已经能够充斥周身经脉,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有了一两成功力,叶飞离开野店,按照选定的路线狂奔五百里。之后他继续在沿途客栈借宿,晚上打坐运功,赶路。

七天之后,叶飞的功力果然如苍月尊者所言,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此时他也已经赶到了琉璃府。

琉璃府和苍溪州的府邸一样,也占据一方城池,只不过无论城池还是建筑,都是四四方方的,看起来甚为怪异。

琉璃府在城中,长宽不下千米,珠光宝气,却只有一层。很难想象,会有人设计出这种殿堂。

叶飞也没心思关心这些,径直来到琉璃府前,说明来意。

天气炎热,两个府卫着一条短裤,上身裸露,肥膘荡漾。突然间听见一个农夫说要用传送阵,二人哈哈大笑,前仰后倒。

叶飞对这种情景,其实已经麻木了。每次要用传送阵,随便哪个府的府卫,多少都要为难他一下。要不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肯定会隐身进去,把刀架在传送师脖子上,强行用阵,简单粗暴。

说到底还是自己不懂传送阵,这次取了玄冰玉回去之后,肯定要找人学学这门技巧——就苍月尊者好了。如此这般,以后再要到什么地方去,直接潜入传送阵,自行开启,多爽快。

“哪来的毛头小子?休要拿我俩寻开心,快快离开,不然大爷我不客气了。”

一个府卫怒喝道。

叶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步入。那府卫被无视一番,勃然大怒,抄起腰间的马刀劈了过来。不过只一眨眼,他就连人带刀飞了出去,连叶飞的动作都没看清。

来到侧院的传送阵旁,叶飞说明来意。那传送师还不知道刚才在门外发生的事情,也没说什么,一只手控着阵法,一只手伸手要钱。

这时,院门外突然进来三名持枪随从,和一名白衣男子。

“动作倒是蛮快的。”叶飞心想,却不以为然。

“府主,就是这个人,刚才打伤了守门府卫。”一名随从说道。

传送师见此一幕,两只手同时缩了回去,心底暗自庆幸没有放走叶飞。

那白衣男子手里握着一把玉扇,扇着风,面带怒意。

“听说你刚才打伤了我琉璃府的门卫?”

叶飞收回银票,正过身来,脸上透着三分客气:“正是。传送阵人人可用,你的府卫却对在下妄加阻拦,故而教训一二。”

“哼,”白衣男子收起扇子,带着怒目指向叶飞,“不管对错,我琉璃府的人,还轮不到你个无名之辈来教训。今日之事,你若不磕头认错,莫说传送阵用不了,就连你的小命也得留下!”

男子此言一出,周围的闲杂人等尽皆面色凝重,而他身后的三名随从,霎时间得意起来,仿佛叶飞已然被打倒在地。

“这下糟了,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府主如此盛怒,他恐怕要交代了。”

“是啊,依我看,赶紧磕头认错,府主也不是不留情面的人。”

……

众人议论纷纷,大都担心起叶飞的死活来。

叶飞无视评论,往前走了两步,不怒自威:“动手吧。”

他很清楚这些人的秉性——得一方势力,便目中无他。为下阿谀奉承,仗势欺人;为上自以为是,蛮横无理。他现在要赶着去拿玄冰玉,这种事情快的解决办法,就是实力说话。一顿痛扁,他们自然会老实一会儿。

四周的人一听到这句话,连忙退开,深怕被波及——当然不是被叶飞,而是被他们的府主。

“哟呵,口气不小啊。你以为灵尊五品很了不起吗?找死!”

白衣男子在自己众多府丁面前被挑衅,恼羞成怒,双眼一紧,便瞬移到了叶飞跟前。接着玉扇一指,打了过来,无形中带着开山裂石之势。

叶飞面色平静,摇了摇头:“在我面前,你灵君三品的境界,竟然主动近身,简直自寻死路。”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如何治疗牛皮癣
江苏治牛皮癣医院
岳阳治牛皮癣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