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养生

万界杀毒卫士 第四十四章 再见叶冰

发布时间:2020-01-07 23:34:57

万界杀毒卫士 第四十四章 再见叶冰

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女子,忽然各自露出诡异的微笑。装修华丽的酒馆忽地变的破烂。无论男女除沈柯外皆是变化,将脸上的人皮缓缓揭开,纷纷露出恐怖面相。

沈柯身前的八字胡,此时眼珠子半掉不掉,血线连着耷拉在下眼皮处。再看满桌的菜肴酒品,哪里是刚才色香俱全精致样子,全都变成了纸灰、蛆虫拼盘这类令人作呕的东西。

女子喊过之后便嘴中念咒,抽出桃木剑与一干鬼怪打了起来,观其武艺实属一般,配合咒语之下的桃木剑猎杀鬼物却极其惊人。

八字胡不理那女子,紧紧盯着沈柯流出口水道:“兄台,借你脑子一用。”

沈柯呵呵一笑,出手成喙鹤声高鸣即便八字胡是鬼物也难以反抗,直接被沈柯扣中心脏火光顺着他手引燃进去。太阳毒火的折磨便是沈柯都有自杀的想法,更何况区区异怪妖魔。八字胡连声惨叫倒地哀嚎。

放倒了八字胡,沈柯上前一脚将其脑袋踹碎,里面空荡荡的没有脑浆和一应事物。其他鬼怪见酒店里还有个“邪异”,分出数十向沈柯袭来。

太阳毒火是万物克星,沾着即死,碰到就亡且死状凄惨。其他鬼物听着同伴们的哀嚎,不由暂时将沈柯团团围住,开始往沈柯身上扔腌臜之物。

他妈的!沈柯已经做到了内力外放,让腌臜物近不了身,可这些鬼物实在恶心,有扣起蛆虫的,有当众脱裤子甩出重要器官的,一边扔一边纷纷喝道:“邪魔受死!”

沈柯怒极,冲了上去全身皆是熊熊火光,瞬间融入其双手之中平推出去!数十鬼物立刻被压成了肉泥,火光侵占下化成了灰烬。这个时候,楼上一个身穿铠甲,全身阴气漫漫的鬼物站了起来。

“不好,此地竟有鬼王!那位兄台,还请与我暂避锋芒。”女子喊了一声,逼退身边鬼物跑到沈柯身边。

鬼王哈哈大笑,从楼上飞下来乌黑大手朝两人盖下。有句话说不怕鬼哭就怕鬼笑,女子显得慌乱,不等沈柯同意拽着他的胳膊跑出酒馆。

到了街上,女子不由深吸了口气。只见无数鬼怪异魔蜂拥而来。女子咒语更甚,手中散出一沓黄符向天空抛出,引动了天雷滚滚咔嚓劈来。这些鬼怪被雷一打登时化作灰灰。

“兄台,我们走!”女子刚说完,脑袋就从肩膀上飞了下来。沈柯回头,只见鬼王乌黑手掌上满是鲜血,打掉了女子头颅,又伸手向沈柯打来。

身旁女子的头颅还未落地,竟被她伸手接住勉强按在脖子上,引动秘法伸手划了下伤口登时愈合。只是女子因此大口吐血,代价必然极高。

“快跑!”女子拉着沈柯一路狂奔,来到街角的庭院中,杀掉了里面鬼怪后,女子取出两道符篆交给沈柯道:“贴在脸上,可微阻隔鬼王搜索。”

沈柯点了点头,将符篆贴好后,身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果然消除。女子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纸笔奋力书写,而后对沈柯道:“兄台,此地无比凶险,我刚才受了重伤马上就要身死道消,你还是快些离开此地为妙。只是在这之前,还请兄台帮我个忙。”

“请说。”

女子苦笑道:“我名刘玉华,乃是道家金光门的大弟子,本是游荡江湖增长经验却没想到会死在此地,这是我的遗书,还请兄台将它塞到的我的脑袋中。若你能逃,还请兄台回来为我收尸。若你也死在此地,那就静等高人前来吧。”

说着,将纸条塞给了沈柯。

沈柯接过来观看,正是写有,行至南淮镇,遇妖魔与其大战,不敌,遂亡,请将某遗骨送至蓝田城,必有重谢的字样。

女子的脖子又开始汩汩冒血,伸手端起头颅放到沈柯面前,“兄台,请将我遗言顺着脖子塞进去,多谢!”

沈柯稍稍犹豫后,咬牙道:“今日之恩,我当报答于你。”

女子欣慰的笑了笑,闭上眼睛后,只觉得一股热浪袭来紧接着头发开始着火,睁开眼睛只见沈柯的手掌距离她的头颅不足一寸。

“噗!”

黄的红的白的,像是染缸一般喷射夹杂之后,头颅连同尸体被太阳毒火烧成了灰烬。沈柯收回手将纸条点燃,“只是你怎么能把我当傻子?”

纸条化灰被撒到地上,下一刻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片刻之后便下起雨来。两个人影跌跌撞撞闯了进来。沈柯微微皱眉后,转身向房中走了进去,站在窗口探出半边脸向外看。

人影到了近前,是两个女子。

其中一个,是刚才被沈柯一把火烧死的刘玉华。而另一个,则是个光头,长相比身边女人还要漂亮,正是叶冰!

“她果然没死。”沈柯心中微微一动,不动声色继续看着。

叶冰此时关切道:“多谢姐姐搭救。”

“我也是自救,没想到此地竟有鬼王存在,我还是太过大意了。”刘玉华叹了口气,如同之前一般动作拿出纸笔书写,而后将其递给叶冰道:“妹妹,如今我已身受重伤必死无疑,还请你将遗言塞入我的头颅之中,你若逃走还请记得回来给我收尸,你若也是死了,也只能静等高人到来了。”

叶冰面带悲怆之色,甚至流下一行清泪道:“姐姐,你放心吧!我肯定能逃出去以报你救命之恩!”

刘玉华微微一笑看似解脱,伸手将头颅取下来,“时间有限,多谢妹妹了。”

叶冰狠狠点头,直接伸手将纸条顺着刘玉华脖子塞了进去。放好之后,她想抽出手来,却发现刘玉华颅腔之内好似有股巨大吸力,任凭她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姐姐…”叶冰惊恐说着,就听到刘玉华的头颅忽地发出阴沉笑声,眼球凸出张嘴道:“好妹子,待我吃了你,就算你报答我啦!”

叶冰哭喊着,另一只手狠狠敲打刘玉华头颅,后来干脆抽出军刀凿击,只是没有半分效果。刘玉华继续阴笑着,身后无头尸首缓缓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叶冰,胸口缓缓裂开,两扇胸脯夹杂着粘稠液体,上面长满了尖细长牙。慢慢将叶冰塞了进去。

“你这狠心人,就这么看着我被吃?”有人在沈柯身后说着,离他耳垂极近,气若兰花。

寿县县医院怎么样
总医院安宁分院怎么样
儿童癫痫病早期症状
昆明妇科专科医院
陕西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