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养生

魔兽使徒百零五章等待消息

发布时间:2020-01-07 14:38:31

魔兽使徒 百零五章:等待消息

84_84978五毒阵,乃是由蛊药师刘成铭的五毒护卫所操控的五种毒物共同组成的。

蛊药师的五毒护卫各为蛇女、毒蟾、天蝎、巨蜈、和壁虎。他们所操控的毒物也就很明显了,蛇、蟾蜍、蝎子、蜈蚣和壁虎。

“不用。”蛊药师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茉莉,笑了笑然后再次端起了茶杯,“五毒阵,对于他们来説太过简单了。”

听到这话,茉莉不禁略带惊讶的看了蛊药师一眼,但是随后她又把自己的情绪隐藏了起来。

“知道了,片刻就回。”毒蟾应了一声,然后冲张琅挤了挤眼,转身不知道跑哪儿去拿刘成铭説的那只蛊虫去了。

“前辈,这毒蟾……”看着离去的有些略显笨重的身影,张琅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想説,他有些弱了?”蛊药师笑了笑,喝了一口茶问到。

“是……他很容易就被我给制服了,如果只是为了引我来这里的话,那也太拼了吧……”张琅皱着眉头説到。

这毒蟾就是那卖假酒的酒铺的老板。张琅分辨的出来,的时候那毒蟾确实是被他给制服了。

“哈哈哈。”蛊药师爽朗的笑了几声,“我是该説你的观察力还不到家呢,还是该説这毒蟾的演技太好了呢?”

“他的名字叫做毒蟾,所以……”茉莉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你已经想到了?”蛊药师看着茉莉问到。

“所以的那个毒蟾该不会只是一层皮吧?”

是的,蟾蜍是会蜕皮的。而作为魔兽使徒的毒蟾会有以皮做替身的技能也不奇怪。

“没错,不愧是拥有特殊血脉的人啊,果然聪明,就跟当年你的母亲一样有头脑。”

蛊药师説这话的时候很是随意,但是听到这话的张琅和茉莉同时都是一惊。

“大师……您认识我母亲?”茉莉显得有些忐忑不安。

“是的。”蛊药师diǎn了diǎn头,“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您能告诉我……”

“不,孩子。”茉莉的话还没説完,蛊药师就打断了她,“你并不需要从我这里得到任何的答案,答案你都知道的不是吗?”

“……”茉莉沉默了。

“继续做你现在做的事情吧,我能告诉你的是,你现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谢谢。”听到这句话,茉莉似乎像是松了一口气。她微微行礼,道了一声谢。

蛊药师微微笑了笑,继续喝起了自己的茶,不再言语了。

似乎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茉莉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轻松了起来。她笑着转悠到了蛇女的跟前。

蛇女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要干嘛。

“喂,张琅。”茉莉扭头喊了张琅一声。

“啊?”

“如果七夕在的话你知道她会问什么问题吗?”茉莉突然俏皮的笑了笑。

“这个……以那位大xiǎo姐的脾气的话,现在肯定很好奇一件事情……”张琅説着一脸古怪的打量起了蛇女。

“你们……要干什么?”被张琅和茉莉同时一脸古怪的盯着看,蛇女不禁有些心里发毛。

“那个……你真的是女的吗?”终,茉莉一脸调皮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蛇女瞬间无语,不知道该説什么好了。

“哎呀,告诉我嘛!满足一下人家的好奇心理!快!”茉莉很难难得的抓住了蛇女的衣角撒起了娇。

蛇女继续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了别处。

“喂,真是不近人情啊!”茉莉不满的冲蛇女挥了挥xiǎo拳头。

“他的确是女的。”

就在茉莉还想继续进攻的时候,毒蟾走了进来,他的手中还抱着一个精致的雕花木匣子。

“你!”蛇女愤恨的看了一眼多嘴的毒蟾。

“干嘛?不服就放蛇来咬我啊!看咱俩谁毒!”毒蟾得意洋洋的挑衅到。

“哼,不跟你这张皮一般见识!”蛇女气呼呼的扭过了头不理会毒蟾了。

“喂,毒蟾,蛇女为什么要打扮成这个样子啊?”见毒蟾进门,好奇心丝毫不减的茉莉赶紧转移阵地跑去问毒蟾。

“想知道啊?”毒蟾贱兮兮的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一听这话,张琅顿时不乐意了。摸出两根飞龙银针就走了上去,不过那两根飞龙银针被他扣在手里并没有露出来。

“毒蟾,你现在还是用的皮做的替身是吗?”张琅面带微笑的貌似友好的问到。

“是啊。”看到张琅那张貌似无害的脸,毒蟾脱口而出。

“那我就来扎扎看你会不会漏气!”此话出口的瞬间,张琅的脸一瞬间变的狰狞无比。

“哇!不带这样的啊!”毒蟾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后退,但是为时已晚。张琅一把抓住了毒蟾的胳膊。

“那什么……哥,咱们有话好商量。”毒蟾看了看站在一边一脸得意的茉莉,再看看一脸狰狞的张琅和他手中闪闪发光的银针,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我这个替身不会被你扎漏气,但是你扎我我是真疼啊!”

“那不正好吗?”张琅猥琐的笑了两声,手中的针眼看就要下落。

“等一下!”毒蟾又喊住了张琅。“你们不是想知道蛇女为什么打扮成这个样子吗?我説,我説还不行吗?”

“你打算説了啊。”张琅把银针往后挪了几寸。

“是的。”毒蟾暗自松了一口气,很认真的diǎn了diǎn头。

“已经晚了!”张琅大喊一声,毫不留情的把那两根飞龙银针扎在了毒蟾的身上。

“嗷!”毒蟾大喊一声,手中的雕花木匣脱手而出。茉莉在一边顺势接住了这个匣子。

张琅扎毒蟾的那两个穴位都是没有什么实质性伤害的穴位,但是张琅用的手法可不是一般的手法,那手法就是纯为了扎人疼而设计出来的。设计师就是张琅的父亲赖药师张恒。

“哈哈哈,叫你得瑟,这回遇到克星了吧。”看到这一幕,蛇女不禁开心的笑了出来。她的快乐当然是建立在死对头毒蟾的痛苦之上的了。

“嗯?”听到蛇女的笑声,茉莉惊疑的转头看着她。因为刚刚蛇女发出来的声音是女声。

“他説的没错,我的确是女性。”蛇女説着把自己的xiǎo辫给散开了。

在脸上抹了一把,她的面容也变的更加柔和了几分。细看之下具有一种西域女性特有的美丽容颜。

“姐姐你真漂亮!”茉莉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蛇女冲着茉莉温和的笑了笑,没有説话。

“姐姐,你为什么不已真面目示人啊?”茉莉还是好奇这个问题。

“在西域女孩子是不可以随意露出自己的容颜的。”蛇女继续用女声説到,她的声音听起来也很好听。“我家药师的五毒护卫之中只有我是女性,但是我又不想打扮成男的,所以有时候为了方便行事就扮成那副雌雄不辨的样子。还挺成功的吧?”

“很成功。”茉莉diǎn了diǎn头,“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的好奇了。”

“好了,毒蟾,不要再演了,已经有些过了。”

看着还在哀嚎的毒蟾,蛊药师无奈的摇了摇头説到。

“哦。”听到这话,还在哀嚎的毒蟾瞬间从地上蹦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看他那样子分明是一diǎn儿也不疼了。

玛德,吓了老子一跳!看到冲自己挤眉弄眼的毒蟾,张琅在心里咒骂到。他刚刚见毒蟾一直哀嚎还以为自己扎猛了把他扎出毛病来了呢。

“xiǎo姑娘,你手里拿着的就是开启那件宝贝的钥匙了。把它收好吧。”蛊药师转头看向茉莉説到。

“我可以打开吗?”茉莉好奇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雕花木匣子。

“可以。”蛊药师diǎn了diǎn头。

茉莉轻轻的打开了那只雕花木匣子的盖子,一股寒气冒了出来。

定睛观瞧,匣子里面冰封着一只金色的xiǎo虫子。应该就是那蛊虫无疑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它被冰封着。

“这个东西该怎么用啊?”茉莉合上匣子,好奇地问到。

“找到米婆婆,她知道这个东西该怎么用。”

“那您知道米婆婆现在在何处吗?”

“不知道。”蛊药师摇了摇头,“她已经隐居多年了,即使是我,也説不清楚她现在身在何方,只知道她在南海罢了。”

“哦。”茉莉diǎn了diǎn头,心説那现在就只能靠乔枫他们了。

“对了,前辈。”张琅上前问到:“按照我父亲给我的地图上説的,这个地方不应该是蛊谷吗?为什么会是一座城市呢?”

“蛊谷是我的根据地,自然不能暴露的太明显。”蛊药师笑了笑,“不过你现在就身在蛊谷,你难道没有察觉到吗?”

“身在蛊谷?”张琅皱了皱眉头。“我没感觉啊。”

“在地下。”茉莉説到。

“啊?”闻言,张琅下意识的看向了地板,但是却什么也没看出来。

“我感觉到下面有不少的生命体。”茉莉看着张琅説到。

“没错。”蛊药师diǎn了diǎn头,“蛊谷就在我这大宅的下面。”

“原来如此。”张琅diǎn了diǎn头,“前辈,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是想问销金窟的事?”

“是的。”张琅diǎn了diǎn头,“那销金窟也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吗?”

“不全是。”蛊药师摇了摇头,“销金窟是真正的销金窟,去那里的人都是大把大把的砸钱就为了撕开自己的面具,真正的放纵一下。”

“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张琅摇了摇头,“放纵之后除了空虚不会再有别的,根本不会让人感到轻松啊。”

“是的。”蛊药师diǎn了diǎn头,“我一直都在思索人性的根本究竟是什么。所以设置这么一个销金窟一是为了观察,二嘛,也是为了挣钱。怎么,你想去销金窟看看吗?”

“并不想。”张琅摇了摇头,“我这几年随家父一起走南闯北也算是见了一些不同的人,我更想去从普通大众身上获得感悟。所以销金窟这种东西,我还是离远一diǎn为好。”

“嗯,很好。”蛊药师diǎn了diǎn头,“坚持自己的想法,你会是一个合格的药师的。”

説完这句话,蛊药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蛇女,夜色已深了,带他们找个房间暂且住下吧。”

“是。”蛇女diǎn了diǎn头,带着张琅和茉莉往客房的方向走去。

“毒蟾,你也早diǎn回去休息吧。”

“是。”毒蟾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大宅。

人都走了之后,蛊药师慢悠悠的走到了门口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什么。

“真没想到,故人之后都已经成长了起来。”

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了蛊药师的身边。

“是啊。”蛊药师diǎn了diǎn头,但是却并没有去看那身影。“希望这次他们能够了却了那件已拖了百年之久的事情吧。”

“不过王説他们之中有一个xiǎo子很特殊。”

“你是指那个现在在金山寺中的那个xiǎo子吗?”

“是的,王説那xiǎo子应该就是第四代的龙使者了。”

“哦?那王是什么态度?”

“王似乎对这xiǎo子挺感兴趣,不过他説先不用理会那个xiǎo子,先观察着就好。”

“嗯。”蛊药师diǎn了diǎn头,没有再説什么。因为他知道,茉莉他们早晚还会回来找他的。

另一边,客房之中。

“你在,韩正在,我们还找到了这只蛊虫。现在就看乔枫他们能不能找到米婆婆了。”茉莉捧着雕花木匣子在房间里面焦急的踱着步子。“你説我们要不要打通讯问问他们的情况啊?”

“都这么晚了,他们会不会已经睡了啊……”张琅有些犹豫,毕竟都已经是深夜了。

“説的也对……可是……”茉莉还是一脸的犹豫。

“而且我们跟乔枫他们説让他们忙帮找米婆婆也不过才两天而已。他们应该没有我们那么顺利吧。”

“嗯……”茉莉像泄了气一般坐在了床边上。“那就明天再问吧。”

“对嘛,明天再问。我们还是先睡觉吧。”张琅説着就想伸手去楼茉莉。

“滚你自己房间睡去!”茉莉红着脸狠狠地踢了张琅一脚,张琅嗷的一声之后落荒而逃。

“真是个混球。”看着张琅的背影,茉莉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此时,乔枫他们究竟怎么样了呢?。

六一儿童医院评价
汕头华美医院网上挂号
北海牛皮癣医院排名
淮安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上饶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