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故事

如何应对日益严峻的高油价困局

发布时间:2020-07-03 09:05:19

如何应对日益严峻的高油价困局

国际油价近日连续飙升。由于美国原油商业库存下降,5月24日,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在亚洲电子盘交易时段冲破了135美元/桶。

在高油价问题上,欧佩克现在与美国的关系比较紧张。美国希望欧佩克增产,平抑油价,即通过欧佩克发挥的调节作用减轻自己所面临的高油价压力。但是,欧佩克对美国的要求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言听计从。

其一,现在,国际油价遭到爆炒,尤其是在美元持续贬值且仍可能继续大幅贬值的情况下,各色投机资金云集石油。如果欧佩克提高产量增加的供应量不能流到市场,而是落入庞大的投机资金手中,那么,欧佩克将彻底地被投机资金架空。对油价一言九鼎的将不再是欧佩克而是投机资金。实际上,由于投机资金越积聚越多,欧佩克对油价的调控作用已经丧失大半。据报道,行权价达160美元/桶的7月到期美式原油看涨期权的持仓量高达25805手,在所有行权价的看涨期权中排名居首。这意味着部分投机资金已看好原油价格会在7月份达到160美元/桶的高价。

其二,诚如欧佩克秘书长巴德里所说:“市场上有大量石油,库存很高,相当于大约53天的消费量”。如果欧佩克继续增长,有可能使得囤积居奇者手中掌握更多的石油,一旦炒作退潮,大量的囤积石油突然释放到市场中,将使油价从上涨转向大落,而油价的大起大落并非欧佩克所乐见,更确切地说,欧佩克尤其不喜欢看到油价大落。实际上,大起大落的情况在以往已经屡见不鲜,油价上涨——美国施压 ——欧佩克增产——油价下跌……在这一过程中,美国毫发无损,而欧佩克被动地承担风险,现在,聪明起来的欧佩克已经学会说“不”。

其三,欧佩克坚定地认为,美元贬值所导致的投机资金被动地在实物资产方面的保值、套利行为,是导致油价飙升的主要原因。只要美元贬值的步伐不停止,油价上涨的势头就难以遏制。既然如此,欧佩克干脆采取不作为的办法,迫使美国改变不负地任凭美元贬值的做法。

于是,推动油价不断创新高的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美元贬值——投机资金涌入——油价上涨——欧佩克不愿意增产——投机资金更疯狂地涌入——油价更猛烈地上涨……

现在,可怕之处在于,人们对油价进一步上涨的预期仍然强烈,而这有可能成为强大的推动力。5月16日,高盛分析师阿骏·摩提发表报告称,接下来的半年至两年内,油价很可能涨至每桶150美元至200美元。5月20日,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能源投资大亨布恩·皮肯斯预言,油价今年将涨到150美元。对油价将进一步上涨的预期,正在不断击溃空头的心理防线,并终迫使他们砍仓出局。同时,也使得多头拉升油价的阻力变得更小。

现在,有一种相对乐观的看法,认为高油价的局面难以持久。比如,联合国全球经济监测中心主任洪平凡认为,随着油价达到每桶120美元到每桶150美元的高位,能源消费占消费者全部消费支出的比例正在快速上升,当这种比例升到一定程度时,消费将出现萎缩,从而对经济增长造成严重影响,终结果是原油需求下降和油价回落。

我认为,这种看法忽略了投机因素。即投机环节所囤积的石油可以导致实际供应量的萎缩,这与消费的萎缩互相消解,使供需关系遭到扭曲,使得市场自身存在的对价格的天然调节功能无法发挥作用。

还有人认为,可替代能源的发展,将逐渐降低石油的重要性,并终促使油价的回落。现在看来,这多只能算是一个美好设想。以生物能源为例,过去普遍认为,世界油价大幅攀升为生物能源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动力与空间。作为一种替代能源,生物能源的发展将必然影响到以石油为主的化石能源的供求格局。但是,事实却是:用于制造石油替代品的玉米等的价格,比石油价格上涨的速度更快,使得生物能源的发展空间不是变大了而是变小了。世界银行曾计算过,用玉米生产生物乙醇能节省全球2%的石油消耗,但却也同时造成粮价上涨30%左右。粮价上涨加大通胀压力,使得石油吸引更多的投机资金进入。同时,由于对石油的消费量增长过快,生物能源的发展甚至不能满足新增的需求。

同样,煤变油等新技术,也无法真正抑制油价,道理显而易见,煤价格的上涨速度并不比油价慢。

在目前国际油价持续飙升,与国内油价之间的差距日益拉大的情况下,原油进口压力将越来越削弱石油企业的进口、炼油动力,而供应的减少有可能进一步减少市场中的成品油供应,甚至在局部地区造成油荒。由于通胀指标高位运行,对油价的调整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是,在国际油价持续飙升的情况下,对油价的适当调整是有必要的。当然,我们可以采取更保守的措施:一是小幅调整油价。二是根据国际油价的走势给予油企财政补贴。两项措施相结合,以缩小与国际油价的价差,确保我国油企的生产积极性。

这种建议只是权宜之计。应该认识到,作为世界人口大国,我国更没有条件发展生物能源。事实上,2007年6月,国务院在召开的可再生能源会议上,玉米变乙醇项目已经被正式叫停,燃料乙醇的原料已由粮食转为非粮。从长远来看,我们应该学习欧洲和日本,把节省能源、提高能源的利用率作为重中之重的选择。现在,欧洲与日本之所以对高油价的承受能力远远超过美国,就在于此。要节约能源,必须限制公车数量,要求官员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为主,这既可节约大量能源,也为民率先垂范。同时,我们应该更严厉地规范、限制乃至禁止高耗能产业的发展,以逐步降低对石油的依存度。(魏巍 经济学博士)

魏巍)


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平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济南妇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首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