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故事

对你太老了的85后嫌弃联想陈旭东怎么说

发布时间:2019-03-08 22:00:25

联想中国区总裁陈旭东跟两位85后进行跨界对谈,现场有许多观众进行互动,出人意料的是,65后陈旭东占优势。有人还发了个挺文艺的点评:年轻根本不是一个优点,而是一种残疾。

两代人之间确实存在代沟。85后对联想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十年前民族骄傲那会,认为大叔品牌已经不酷不性感了。陈旭东现场反问,“在大叔和屌丝之间,喜欢屌丝的女生请举手”,结果现场无一人举手,“还是大叔更值得信赖”。此外你还会发现这位65后身上有着强烈的家国情怀和使命感,谈到联想品牌国际化的成功时他很骄傲,同时也有委屈。“中国必须有联想、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一起打市场,将来你们出国的时候才会更舒服。但是中国人始终把我们当成本土品牌,海外当我们是国际品牌。”

谈及对方眼中的自己,在双方进行了“有所保留的对对方的恭维”之后,陈旭东点出85后普遍存在一个视野狭窄的缺点,很多人观念已经是非常偏见了,“我的包容性要比85后好很多,我们也没有说过要向85后学习。”“中国是步入了老龄社会,而不是说步入了85后社会。”现场一片掌声。

王朔曾经发问:“谁没年轻过,但你丫老过吗?”

崔健也曾唱到:“红旗还在飘扬,没有固定方向,革命还在继续,老头儿更有力量。”

以下为虎嗅F M创新节上的跨界对话,《65后对话85后》实录。对话嘉宾65后陈旭东、85后赵九州、陈杲旻,主持人鲍艾乐,互动嘉宾,方希、闫曌,虎嗅整理,有删节。

65后与85后眼中的自己

鲍艾乐:个问题想问下85后和65后代表你们各自觉得对方的阵营或者对方群体,他们给你印象关健词是什么?

陈旭东:年轻有活力,创新,自由自在。

赵九州: 65后在我的心目中,的问题就是他们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使命感。65后的前辈包括父母长辈们,他们干什么事都特别认真,特别任劳任怨,上学、结婚、工作、每一个事都是为了家庭的希望,活的特别累,永远的停不下来,这是让我觉得看起来有问题的地方。

陈杲旻:我母亲是69年出生的,也是65后,因为她的关系,我觉得65后的人有一点碎碎念。我跟65后的领导、长辈交流的时候,我一般有三个OS(画外音),一个是这你也知道,第二种是这用你说,第三种是你到底懂不懂?他们可能很努力的在学,但是因为年代的不同,他们接受的教育不一样,不像我们接受信息轰炸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可能他们有时候接受的有一点慢,有一点迂腐的感觉。

鲍艾乐:旭东,你接受这样的标签吗?65后的印象你觉得放到你身上合适吗?

陈旭东:任何一个词都适合放到一代人的身上,但迂腐这个词放到我身上恐怕我也不太接受。我花在新鲜事物上的时间不见得比台上的嘉宾少,比如说我近自己开了一个店,类似这样的新鲜事情我们也在尝试。我有一个书包,可以放三个,因为中国有三个运营商,所以你得放三个。我相信65后肯定会有这样的人群。刚才说65后比较有感是有问题,我觉得其实没有前面这几代人创业打拼下来的基础你们拿什么去自由自在?

陈旭东:我对未来有一种焦虑感

赵九州:一般60后和80后放到一起,大家马上会想到我们会问一些年代之争的碰撞,可能我认为,80后我们也要成长,我觉得两代人之间不是互相对立,是互相融入的过程。对我而言,个问题想问一下旭东,就你的成长经历,有哪些压箱底的功夫值得我们学习?第二个问题,你在年轻时曾经跟40后50后打交道,现在又面对我们这些比较不服管的80后,我们将来80后管90后的时候有没有一些比较好的方法或者经验给我们介绍?

陈旭东:个问题,社会发展很快,年龄大的跟不上,确实有很多方面有可能跟不上。比如有时候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夜店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一直没有机会去过。有些事你没有去尝试没有经历就说不出来。

但是有些东西,特别是互联时代,反倒是帮助我们更有机会获取信息。比如夜店里看不到的东西,通互联可以看到。互联把整个不同阶层的人的视角和信息拉平了,大家说世界是平的。所以只要你愿意学习和研究都能研究出来,搞明白。可能很多人搞不明白,那是没花时间。就算年轻人不花时间研究的话也搞不懂。

至于管理方面有什么特别的秘诀?每个人关注的东西不一样,我只能跟你说我认为比较有用的,可能在你身上或者你处的环境不一定是有的。我的个性就是,对未来比较有一种焦虑感。现在我做的工作,我经常跟我的同事说,联想中国区三个月的业绩跟我无关,但是三个月以后或者半年一年以后的业绩跟我相关。我的就是预判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怎么应对。当部门经理的时候,我会想起,如何把公司交给我的这项工作做到,这是我的理念,不管哪个岗位都要把它做到,我有这样的信心。我有这样的信心,这样的理念支撑,结果有可能把它做成真的。

鲍艾乐:我想问一下陈杲旻,你跟联想有过一些接触,给你的印象是什么?

陈杲旻:首先联想是大公司,甲方。其次有一点,我觉得联想是患上了一些大公司病,所谓大公司病点是它的内部结构非常庞杂,导致一件比较有逻辑的事情需要很多部门来做,而这几个部门配合的并不是那么好,导致内耗。第二点,因为人非常多,所以说人在工作的时候并没有完全专注在工作上面,而是有一定的人浮于事的感觉。

陈旭东:你的观察,我相信放到任何一个国际化公司都能成立,联想也不例外。因为它面对的市场不仅仅是中国市场,更多的是全球化,有些事情比我们想象的复杂。要面对一百个国家的产品,如果没有特别严格流程设定的话,做出来的东西可能退回来了。所以有些地方要经过严格甚至死板的流程去衡量,再去看结果,终出来的结果需要符合原来设计的要求。这是它正确的一面。

但是很多公司都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的犯一些问题,比如内部的员工,比如业务发展特别顺畅的时候,这些员工开始沾沾自喜,不太注重客户的体验,不太关心一线销售人员的困难。这些问题会逐渐的出来,我相信在任何时候看这些公司都会有这样的问题。我自己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指标,做任何项目时候砍掉10%对公司发展都会有好处,但总是不知道该砍掉哪个10%。

夜店还是要去一下的,这个非常重要

鲍艾乐:方希老师,您作为我们观察的嘉宾点评一下,85后和65后互相之间给对方标签化的印象您觉得准备吗?

方希:这个东西不能说准确,我只是比较茫然,听下来像是两代人非常温和有分寸的进行了有所保留的对对方的恭维。陈旭东说不知道夜店是什么,好像很纯洁的样子,你做过销售,你做过大区经理,夜总会总该知道吧?我们任何一家中国大公司,肯定没有陪客户去过吗?你可能没有使用他的服务而已。我觉得台上大家交流来交流去都是显示自己的存在,这个没有贬义,我们就是在上面表现一下,有一点心得。

如果说我们今天讨论的是65后和85后的话,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是什么?我们需要讨论的点是什么?彼此给标签化这是很正常的,这是人正常的认知。什么样的标签是真正属于85后的?这些表现到底怎么样影响到我们?这些因素影响我们的交流、沟通,还是工作的开展?还是比如对65后的管理者造成了很大的管理困扰,他发现不能像当时要求我一样要求85后,他们已经不认不听了,这个根源是85后到65后,从人群的角度,进化的角度真的有区别吗?还是说因为环境有区别?还是我们适应环境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闫曌:我想说即便旭东真的没去过夜店,但是你说了有主动的意识拉近跟年轻人的距离,我相信你平时跟属下有很多交流的机会,比如一起吃饭、聚会等等。 虽然有众多的渠道可以观察他们,但是更重要的是,该体验的还是要体验,夜店真没去过还是要去一下的,这个非常重要。

大叔给人的印象就是值得信赖

闫曌:问一下85后,假如说你有机会去做旭东的位置,你来引导这家公司,可能在你看里有诸多的标签,你来改变它你会怎么改变?

赵九州:如果我做到旭东这个位置,做的件事就是把联想这个品牌干掉,换一个新的名字。因为我们从小成长环境中联想就是国产/民族品牌,大叔形象,对我们年轻人来讲不够酷了,我觉得这样的传统品牌对年轻人与其做一些徒劳的做把它从民族品牌扭转过来,还不如做一个新的东西这个可能效果更快一些。

在座80后经常会参加各种各样的会,我的直观感受很多大佬坐在台上说我们要学习互联思维,要向年轻人靠拢,要转型,学习年轻人,玩,玩各种年轻人感兴趣的东西。当他们在台上讲的时候,我的直观感就是参加一个亲子节目,比如旭东说开了一个店,坦率的讲你的时间也好,或者运营也好,肯定没有我的团队好。既然你们说向80后学习,就意味这你们承认自己在新潮流上面的滞后,既然承认了干吗非得苦苦的硬着自己去学习呢。

陈旭东:我们没有说过要向85后学习。方老师已经把战火挑起来了,很好,很多观点可以跟大家正面冲击。

个观点,还是站着说话不要疼,联想现在一年有一百多亿的生意,你说联想品牌不要了?不管你怎么做100多亿都是做不出来的。85后想法很好,但是毁灭性的做一些事情是不太靠谱的。

第二点就是品牌形象,我们有纠结过一段时间,现在也没有答案。你说的联想形象像个大叔,我非常认同,大叔给人什么印象呢?就是值得信赖。女生喜欢大叔还是屌丝?所以我们也在纠结,中国有一个说法说中国步入了老龄社会,不是说步入了85后社会,比如我的父母工作的时候身体不好,退休以后身体现在比我还好,他们有很多时间。由于国家经济发展,医疗条件很好,所以我并不只关注85后,我也特别关注老龄社会,实际那里的商机也很大。联想要不要向年轻化转型,如何互联化?

陈旭东:联想品牌要不要向年轻化转型,我们公司一开始都说要向年轻化转型,近我跳出来,挑战我自己,像你们说的你已经是大叔了,扮嫩也扮不出来,还不如干脆我就是大叔的形象,让大家也很喜欢。所以我自己个人的形象就是守着这个往下走,做一个国人可信赖的品牌没有什么可丢人的,没有(产品)说炒的供不应求才叫厉害。

实际上中国联想品牌,在海外是一个很强的国际品牌了。到今天为止,你去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这些以前看不起我们的这些国家,我说我是联想的他立刻就知道了。中国必须要有联想、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一起打市场,将来你们出国的时候才会更舒服。但是中国人始终把我们当成本土品牌,海外当我们是国际品牌。

按照方老师的引导,有一个负面的词应该给85后加上去,就是视野太窄。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很多,实际上人的选择,人在接受信息的时候会把自己不喜欢的过滤掉,所有人都会这样,我可能会强迫自己接受更多的不同的意见,85后自由自在,很多人观念已经是非常偏见了。这是对你们的成长非常不利的,一定要有包容性,我的包容性这方面一定要比85后好很多。

陈旭东:我们互联转型不是传统公司想的那种,也不是互联公司想的那种。我自己把互联时代,把联想或者大多数企业可以做的事情分成四类。

类是跟互联没关系,现在做的事还有很多改进的地方;第二个就是可以通过互联的工具改善业务流程、沟通方式等;第三个就是利用互联的精神改造你的组织。我自己总结互联精神包括客户体验、快速响应、粉丝经济;第四个方面就是我把自己硬拔出来站到互联这个山头上去看我们的业务到底有什么机会可以攻破我这个业务?

如果我一旦找到了某种策略方法,那么就应该自己去开拓,我自己就应该做这个事而不是等别人详出来再来进攻我。通过我们把这四类事情都去探索,做的很好,我觉得互联时代,我们依然可以屹立在桥头的前端。

方希:我记得在上看到,包括旭东包括杨元庆都说过,现在要穿小一号的衣服,换句话是不是就是说联想在往扮嫩或者更往嫩的方向走,我不明白你们根本的冲动是什么?是因为要做产品?还是着眼于联想的未来。穿小一号衣服除了自己难受,别人看着别扭,还有什么好处吗?

陈旭东:不是说为了迎合什么,一个企业发展我们需要探索现在市场的机会,如果这个市场没有我们就会往其他领域探索。比如我们是PC厂商里个往移动互联转的,转到移动互联产品以后,看起来空间还是不够,还得再往前拓展到互联服务这些领域去,我们一步步的在往前拓展业务。

闫曌:开复老师三、四年前一直呼吁移动互联机会,小米也是三年前开始做的。开始是苹果的模式,包括粉丝经济模式,再靠前已经有了。为什么别人可以三年前就看到这个机会,且付出行动,联想后来也跟进了,但是感觉因为某种原因决策做的更长,行动起来负担更重。怎么保证您的企业在下一波浪潮发的时候你们能更好的抓住呢?

陈旭东:我们认真研究过,有两个差异。个就是站的山头不一样,你站这个山头永远看不到这个山头的机会。一旦他把这个事做了,别人就会研究。这是个,你站了山头看不见。

第二个,互联放模式拿的是投资人的钱,企业拿自己的利润,

对你太老了的85后嫌弃联想陈旭东怎么说

没有后顾之忧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两种状态产生出来的结果。联想内部也在想要不要提出一块,其实像小川他们搞搜狗老早我们就关注了,他们那个公司在搜狐里都呆不住,必须要独立运行。我们也在想联想哪些业务必须剥离出来才能健康的发展。所以这些一旦研究清楚以后,没有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