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法律

拖了8年的法律白条何时兑现

发布时间:2019-03-17 07:08:06

拖了8年的“法律白条”何时兑现

一起看似简单的民事纠纷,生效判决作出8年之久,省政协及省检察院领导引起重视并作出批示后,至今仍未得到执行。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省政协委员、省工商联副主席马正述身上。

“有不公平的事情找法院诉讼,可是法院作出判决之后,却得不到执行,让生效判决成为一纸空文,试问,这样的判决有何意义?法律的权威性在那里?依法治国又从何说起?”早在2012年2月省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省工商联副主席、云南鸿宇集团公司(下称鸿宇公司)董事长马正述当着众多出席会议的代表、委员的面,讲述了他自己的遭遇,并提出了质疑。

正当马正述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笔即将发放的巨额征地补偿款,让他更加寝食难安……

学 校:一女二嫁

鸿宇公司与昆明艺术职业学院(下称昆艺学院)的“感情纠葛”始于2007年4月。

彼时,鸿宇公司与昆艺学院及其负责人段永兴签订协议,约定鸿宇公司以承债方式接收昆艺学院(包括位于官渡区六甲乡小河嘴村129567.2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和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及附属物;鸿宇公司接收昆艺学院的债务和资产,各方一致同意该项目内部持股比例为甲方拥有80%的股份,段永兴占20%股份)。若违约,则向守约方支付整合资金总额3%的违约金。

协议签订后,双方确认昆艺学院债务为6799.1万元。2007年6月13日,鸿宇公司向昆艺学院及段永兴支付了20万元招生费用;2007年7月2日,鸿宇公司以昆艺学院的名义向债权人小河嘴村签订了清偿债务的协议书;2007年7月24日,鸿宇公司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昆明中院)分两笔转账242万元及15万元,申请代昆艺学院偿还债务……

2007年6月19日,鸿宇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正述、昆艺学院负责人段永兴等人以“会议纪要”的方式对昆艺学院的人事任免进行了确认:昆艺学院法定代表人由段永兴变更为马正述,新理事会由马正述担任理事长,段永兴担任副理事长兼昆艺学院院长。该会议纪要报送云南省教育厅后,省教育厅在这份红头文件上签署“拟同意”三字,并盖上公章。

2007年7月13日,昆艺学院、段永兴函告鸿宇公司,要求终止履行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但遭到鸿宇公司拒绝。

昆艺学院、段永兴之所以要求终止协议,原因在于其与云南毫光经贸有限公司(下称毫光公司)达成了合作意向,双方于2007年8月1日签订合作办学协议,约定由毫光公司以承担债务的方式对昆艺学院进行资产及股权整合。协议签订后,毫光公司代昆艺学院清偿了.99元债务。

在马正述看来,昆艺学院及段永兴的做法,属于典型的“一女二嫁”行为。执 行:打了折扣

由于昆艺学院、段永兴“单方毁约”,鸿宇公司于2007年9月将其诉至昆明中院,请求判令其继续履行协议,并支付鸿宇公司违约金元。昆明中院一审判令昆艺学院、段永兴与鸿宇公司继续履行协议,并支付鸿宇公司违约金元。昆艺学院及段永兴不服,上诉至省高院。省高院审理后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鸿宇公司胜诉后,向昆明中院打入1300万元款项,由法院转交昆艺学院及段永兴,为其偿还债务;同时,又以承债方式承担了昆艺学院及段永兴欠银行的2700多万元贷款,至此,鸿宇公司已承债4000余万元。尽管如此,该公司仍未能进驻昆艺学院。

2011年7月,昆明中院分别向省教育厅和省民政厅发出“(2008)昆民执字第号”和“(2008)昆民执字第25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上述两单位按照该院(2007)昆民四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项“鸿宇公司、昆艺学院、段永兴继续履行于2007年4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协助办理相关事宜。

然而,时至今日,鸿宇公司所申请执行的请求仍未得到落实,昆艺学院在云南省民政厅的法定代表人至今仍然没有变更为马正述。官 司:一波三折

在马正述看来,将昆艺学院“一女二嫁”仅仅是该校负责人段永兴的个人行为,与鸿宇公司无关。但是由于法院判决鸿宇公司与昆艺学院及段永兴签订的协议有效,昆艺学院及段永兴与毫光公司产生的合同纠纷,则将鸿宇公司牵扯进来,鸿宇公司还为昆艺学院的“再嫁”行为买了单。

2008年8月,毫光公司将昆艺学院、段永兴及鸿宇公司诉至昆明中院,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其与昆艺学院及段永兴签订的《合作办学协议》及《补充协议》,由昆艺学院、段永兴及鸿宇公司偿还其支付的.99元及利息;由鸿宇公司、昆艺学院及段永兴支付其违约金100万元。

鸿宇公司辩称,该公司不是适格的被告,毫光公司与昆艺学院及段永兴之间的合作,侵犯了鸿宇公司的合法权益,致使其与昆艺学院、段永兴之间的合作无法履行。因此,鸿宇公司不是对外承担的主体,也不承担任何。昆艺学院、段永兴与毫光公司签订的协议属于无效协议,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造成协议无效的当事人承担。

昆明中院审理认为,鸿宇公司与昆艺学院及段永兴所签订的协议,经昆明中院及省高院判决,属于有效协议。因此,鸿宇公司与昆艺学院、段永兴已经成为对外承担债务的共同体,应该对经确认的昆艺学院对外债务共同承担偿还。毫光公司所垫付的款项,本来就属于鸿宇公司按照协议应该承担的债务范畴。由于昆艺学院、段永兴的违约行为,导致其与毫光公司签订的《合作办学协议》不能履行,昆艺学院、段永兴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毫光公司100万元违约金。鸿宇公司没有违约行为,不承担违约。因此,法院判令昆艺学院、段永兴及鸿宇公司偿还毫光公司.99元及相应利息,昆艺学院、段永兴支付毫光公司违约金100万元,案件受理费9万余元由昆艺学院、段永兴及鸿宇公司共同承担。鸿宇公司、毫光公司均不服判决,上诉至省高院。省高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鸿宇公司支付了1046万元,为昆艺学院的“一女二嫁”行为买了单。

尽管鸿宇公司给毫光公司支付了上述款项,但昆艺学院的法定代表人变更手续仍未落实。昆明中院、省高院的生效判决仍然未执行。

2012年,鸿宇公司又与昆明市官渡区农村合作银行关上支行商洽,由鸿宇公司承担昆艺学院欠该行贷款本金2700万元,利息及变现债权费用共计473870元、案件受理费199354.79元。也就在当年,昆艺学院、段永兴再次将鸿宇公司诉至昆明中院,请求法院判令鸿宇公司支付其违约金元,支付其诉讼损失9万元、逾期付款利息损失191万元。其理由是:鸿宇公司违约。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上述相关判决对昆艺学院、段永兴与鸿宇公司所主张的事实及理由进行了评判,上述判决判令双方继续履行其所签的协议书,该案仍处于执行程序,法院驳回了昆艺学院及段永兴的诉讼请求。昆艺学院、段永兴不服,上诉至省高院,其请求仍被省高院裁定驳回。


房车订制
上海到贵阳物流公司
二手叉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