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信息港 > 旅游

麒麟 第三十七章 老树人 1

发布时间:2020-01-07 05:32:44

麒麟 第三十七章 老树人 1

1

陶xiǎo志是疯子或圣人的问题,,在别人眼里,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只要他把那白痴笑容挂在脸上(比较吓人的是,他的脸形的原形,好像天生就是这白痴笑态!),别人就会心中有数了。

可是,一个被认为是疯子的眼里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呢?标准正常的人,疯子或圣人?那他们眼里的世界,又会是怎样的世界呢?标准美好,光明或黑暗?

这些都是有趣的问题,但我们无从知道。

或者,面对这些比恶疾还严重的问题(未知才显其可怕,就好像不明白自己的女友为何突然间有孕似的),我们一笑置之!对了,就是那一“笑”,大概和陶xiǎo志差不多,或者,他的“笑”也是面对如此问题呢。

总之,无论如何,这些问题都不是要命的重要,人们更关心的是,那时的陶xiǎo志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呢?

陶xiǎo志向那棵松树走了过去,脚步轻盈而豪迈,优雅而迷离,真的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先将红缨枪倒插于地,和梧桐作了个揖,笑着低声问了声好,然后忽地板起了脸色,把鸟巢放到头上,双手交叉放于胸前,萧然而立,一半烈火一半冰峰的眼睛,向铁钉一样盯着那棵树——这种架势,简直就像两个武士决斗,像叶孤城与西门吹雪。

风,忽地猛了起来,萧萧作响,一个树叶随风而响,一个衣袂随风而舞,陶xiǎo志与梧桐,像两棵树,也像两个人!

像两棵残年的梧桐抑或两个嗤笑的疯子?

昏暗的天空,忽然被一道强光所划破,这不是流星,因为它并没有稍纵即逝,反而越来越强,越来越快,自东方朝陶xiǎo志这边飞过来!

一个巨大的火球坠落于地,就在这附近,撞击之声响彻于耳,顿时,周围光彩夺目,强烈的红光几乎把整个林子但都照亮了一大半!

陶xiǎo志和xiǎo虎哥很久才缓过神来,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的隆响却是把他们吓坏了),发现在数十步之内,那红光刺目的地方,忽然多了一块比烧红的铁还要红的石头!

幸好,那块石头坠落的地方是沙地,否则一场森林火灾,又是自然避免不了的了。

不久,赤红的石头仍然赤红,但它发出的光已由红色变成了明亮的橙黄!

这就是石头灯!

如流星一般产生,湮落于地,就成了石头灯!

陶xiǎo志知道这就是石头灯,因为xiǎo虎哥这时喋喋不休地向他介绍石头灯的产生过程——这不用説,刚才已经目睹了。

借着超强的石头灯的照耀下(刚产生的石头灯,往往特别的亮,耗完能之后,要靠太阳能的补充了,这有diǎn像夜光石,却比它不至强多少倍),周围亮如白昼,灿如银河,该看清楚的都看清楚了,不该看清楚的也看清楚了!

这就为下文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战斗平台了。

陶xiǎo志在赞叹这神奇造化的同时,忽然又想起了自己该干diǎn什么了。

陶xiǎo志漠然道:“别装了,快把它交出来,或许我还能留给你一条生路!”

风,如鬼哭狼嚎,冷冷一扫而过,算是对他的一种回答吧。

“你是跟我説话么?”xiǎo虎哥惘然道,“你别老是和我这样説话,我的心真的有diǎn害怕哩。。。”

xiǎo虎哥害怕,是因为她不知道他是疯子或圣人,人们总是对未知的东西感到本能的害怕。

陶xiǎo志怒道:“你不説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或疯子!”

这句话,显然是跟xiǎo虎哥説的。

xiǎo虎哥受了一身冷水,只得闭上嘴,任其继续疯下去。

陶xiǎo志冷冷道:“别以为不説话,我就把你当哑巴了,快把它还给我!”

没有人回答其问话,连风也懒得呼啸不止了。。。。。。

xiǎo虎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看来他是病入膏肓了,想烤鹿想得疯了!

梧桐仍然屹立于风中,树叶哗哗作响,仿似发出的冷笑似的!

陶xiǎo志挑枪横搁,怒道:“如果警告对你毫无作用,暴力大概会十分管用吧!”

説着,枪影如流星般刺出,直刺树干!!!

梧桐稀叶丛里,忽然“嗖”的几声齐鸣,飞出数条如龙般的巨藤来,一条飞鞭红缨枪,一条横扫陶xiǎo志的双脚,一条直卷他的脖子,四五条直拍他的脑袋!!!

陶xiǎo志大骇,猝不及防,被巨藤横鞭于地!

但陶xiǎo志在受鞭失去平衡之前的一瞬间,还完成了一个惊人的壮举:将头dǐng上的鸟巢扔出去,送到xiǎo虎哥受惊仰天的大口上!

“接住!!!”

xiǎo虎哥确实用口接住了,鸟巢比她的口还大,没有掉进她的肚子里去,xiǎo鸟们也安然无恙,还兴奋地叫了起来呢。

但陶xiǎo志却没有xiǎo鸟们那么好运,在巨藤的重鞭之下,摔倒于地,然后那些老藤像蛇一般爬满他的全身,缠绕着,然后将他牢牢地捆绑了起来,吊到半空就像一只粽子似的!!!

梧桐树还剩下四条老藤来,在空中做波浪形摆动,像浪一样直拍xiǎo虎哥!!!

由于xiǎo虎哥站的位置较远,藤并没有打中她,还差三四尺,但足以让她惊出一身如浪一般的冷汗!

梧桐树根摆动,步步紧*,xiǎo虎哥步步急退,看来在大惊之后还是勉勉强强清醒过来。

xiǎo虎哥摘下鸟巢,失声颤抖道:“你。。。。。你想干什么?!”

梧桐不只是不会説话还是不想説话,只是xiǎo心翼翼地走了过来,老藤随时都会像枪一般刺出去!

“它想杀了你!”陶xiǎo志虽然已是砧上肉了,但仍然坏笑了起来,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陶xiǎo志説的很对,找情形来看也是这样,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xiǎo虎哥原本战栗的身体,此时却出奇的安静了——她尽的能力去抑制它、控制它、掩饰它,显然做得十分出色,只不过,死灰色般的脸色却完全地出卖了她!

xiǎo虎哥眼里闪过阴森得一道光,故作镇定道:“那我,是不是该马上不要命的逃走呢?”

陶xiǎo志笑道:“那当然,这是你本能的需要,也是天赋的自有和权利,你做主吧!这事勉强不了,只有不够兄弟的才留下——”

“我们本来就是情同手足,当然够兄弟~~”

“那就抓紧时间吧,要不可就有大麻烦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的轻功虽不强,但逃跑的本领却是无人能敌!”

“那你干嘛还不走呢?难道想看我是怎么被折磨死的么?”

“我不走,只不过有个疑问,像树藤一般锁着我的脖子,十分不爽,不知你能否替我指diǎn迷津——”

“什么疑问?”

“就是在这生死攸关的关头,你的脸上为什么还挂着那白痴的微笑呢?”

“因为——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梧桐想杀得不是我,而是你,因为你手上拿着那迷人的鸟巢及里面的xiǎo鸟兄弟!!!”

事实上,真的如陶xiǎo志説的,梧桐的目标是陶xiǎo志,更确切地説,是她手上的鸟巢,更确切地説,是她手上的鸟巢里的三只雏鸟!

梧桐与那些笨鸟到底有何莫大的关系呢?

梧桐果然扔掉了陶xiǎo志,数条老藤如流星雨一般飞射而出,从个角度各个部位,对xiǎo虎哥进行围攻!

当然,轻功不是甚好的xiǎo虎哥难信免于难,被绑得就像千年僵尸一样,也被高高地吊了起来!

但,xiǎo虎哥在受难的一瞬间,将鸟巢怒掷而出,送到陶xiǎo志手上!

这当然靠的不是运气,而是他的轻功,所以xiǎo鸟得以安然无恙。

陶xiǎo志得意道:“你现在总该明白,我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了吧~~”

xiǎo虎哥怒骂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简直太卑鄙了!”

陶xiǎo志笑道:“这不是卑鄙,叫聪明!我早就叫你抓紧时间逃了,你却不听劝告,这不能埋怨我呀~~”

xiǎo虎哥怒道:“你现在开心啦,还不赶快逃,不然又落到我这样的下场了!”

“叽叽叽。。。。。。”三只雏鸟兴奋地叫了起来。

陶xiǎo志举着鸟巢,笑道:“有了它们,我根本就不用逃了!”

陶xiǎo志刚才也有鸟巢,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梧桐居然有如此招数而已!

xiǎo虎哥也笑道:“就是利用树与鸟之间的关系么?”

两人不禁相视而笑,大笑起来!!!

“那你想怎么样?!”

这话语沧桑,説起来象是有回音似的,听起来是人耳朵像震得嗡嗡响,十分不舒服。

这不是xiǎo虎哥説的,当然,也不是陶xiǎo志説的,周围也没有人影!!!

安徽省胸科医院
赤壁市妇幼保健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专业医院
酒泉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无锡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